加入书架此提示将在下次消失 加入书架

本章:2537字 更新:2017-12-26

我叫陈三,出生在一个南方小农村里,跟着爷爷长大。爷爷死后我孤单一个人出来想某条出路,因缘际会下就来到了一家殡仪馆上班,领着一份不算低的薪水。

在常人看来这是一份很忌讳的工作,因为我们服务的对象不是活人而是死人,专门负责给死人修复遗容或者化妆,因此每次出去耍,当别人问及事业,我一般都是闭口不言。

这行当并非如外人所想的一般那样多么神秘,但入行却很古怪,“干这行八字要硬要凶,气要正,否则日子长了难免遇上什么事情”,当初我入行时馆长是这样和我说的。

好在这两年来都没发生什么诡异的事情,让我心里安生不少。

我在的殡仪馆不大,除了我和舍友二麻子两个负责化妆入殓,以及火化车间的老王之外就只有两个负责悼念活动的小姑娘,加上馆长也不过六个人,不过麻雀虽小也是五脏俱全,执行力不差。

今一早馆长就给我来了电话,说是前天新来的“咸鱼”在雪柜中冻得差不多了,让我和二麻子今晚去处理一下。

所谓“咸鱼”指的就是就是送来殡仪馆的尸体,非是我们对死者不尊重将其称为“咸鱼”,这是忌讳,意指用平常的心去对待尸体。

“咸鱼”送来前要抽血打入防腐剂然后送去“雪柜”中冷藏,一般两天后由我和二麻子开始修补遗容上妆。

“咸鱼”都是由馆长去联系的,而我和二麻子只负责自己的工作。

晚上九点半。

我和二麻子上殡仪馆三层,那里是我们的工作间,关了冷藏室的开关,里面空气开始升高,我在门口等着二麻子开柜。

过了一会,二麻子开口骂了一声,“尼玛比呢,真是条咸鱼,身上一点金都没得,不过样子还不错,老三,是个美女哟。”

“少摸点金,小心遭报应。”

我无奈的回了一句,二麻子这家伙总的来说人还是不错,但就是喜欢小便宜,每次送来的“咸鱼”这家伙总要是看看“咸鱼”身上有没有金可以摸。

发点死人财。

这事我也不好得说,已经是见怪不怪了。

就见二麻子将柜子拖到推车上,推着走了出来,我扫了一下雪柜中冻僵的尸体,当下一愣。

“还真是个美女。”

柜子里的冷气徐徐上升着,雪柜中一身粉红色长裙着装,咖啡色长卷发,几缕盖着丰满的前胸,裸露的手臂肤色透着不健康的森白。

翘睫毛上粘着些许冰霜,五官小巧精致,白皙的脸庞仿佛连肌肤下的血管都能看清,真如文人墨客口中的冰肌玉骨一般,是个标致美女。

“嘿嘿,是不错,我以后找老婆要是有这么漂亮就舒服啦。”二麻子笑着手不规矩在柜子中的“咸鱼”脸上摸了一把,看得我直皱眉。

“解冻去,早点完事休息。”

照这家伙这么胡来迟早有天会被馆长炒了的。

给“咸鱼”解冻之后,我和二麻子看着都只觉得有些惋惜,因为冰冻过变得森白的肌肤出现些许白嫩的肤色,看上去更真实。

粉红色的长裙因解冻显得有些湿润,紧紧贴着“咸鱼”的肌肤,手臂上点点水珠让人极容易产生联想,不过想到是具尸体瞬间什么心思都没有了。

“你来还是我来?”二麻子挑眼看着我。

“你乐意出力我不介意。”

“我做前部分。”二麻子笑着将轻松的挑了,当下将“咸鱼”搬到工作台上,一边啧啧有声道:“有点正常温度,感觉像是活过来了一样。”

这家伙口无遮拦的说着,也不知道馆长当初是怎么想的让他留在这,我转身去准备化妆要用的东西,二麻子将逝者家属送来的衣服一件件在“咸鱼”身上比了一下,开口道:“没得问题,都很合身,我去调颜色,好差事留给你。”

“想偷懒就直说。”我一眼看出二麻子的意思,走到工作前去,将“咸鱼”抱下来进了浴室当中。

将热水调好,在心里默数了几下,我伸手探向长桌上的“咸鱼”。上妆前要保证“咸鱼”身体的清洁,处理过不少“咸鱼”的我有不错的经验,其中女尸也见过不少,但都没有这个漂亮。

在给“咸鱼”净身的时候如果家属不同意我们来,那就由他们自己动手,反之则由我们来。

“咸鱼”身上穿的是件连身裙,慢慢将肩上的裙带接下,我心里不断念叨着这是“咸鱼”这是“咸鱼”。

就在我刚把裙子脱下的一刻,突然感觉脊背一凉,肩头一沉好像有什么人拍了我一下似的,回头一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,浴室中就我一个活人,抬头看向玻璃窗口二麻子正在调上妆用的东西。

“错觉吧。”我心里安慰着自己,看着工作台上被剥去外衣的“咸鱼”只剩下一套性感内衣,手上有着些小孔,那是打防腐剂留下来的针孔。

深吸一口气,伸手去解开衣服时触及到了“咸鱼”的肌肤,顿时手指一陷,我仿佛触电一般急忙缩回手,有些惊恐的看着台上的“咸鱼”。

冻了四十八小时,就算解冻了这时候尸体应该已经僵了吧,怎么身体居然还是软的!

“这家伙不会没死吧!”我心里嘀咕了一句凑头上去看了一眼,就在我低头看的时候,猛然那眼部的翘睫毛水珠一抖,我面前赫然出现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,当即我的脑袋像是雷劈了一般,直接愣住。

浑身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颤栗一般,虽然听馆长说过不少死去的尸体,身体还有反应,但死人睁眼这种事情我从来没遇到过。

“鬼!”

我心头闪过这个字眼,当下眼睛一花,再看清时却发现却发现那“咸鱼”根本没有睁眼,睫毛上的水珠好像也还存在。

“是我眼花了?”

我心里问着,原本平静的心态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了。

“喂,老三你快点啊,冲个凉要这么长时间?”

浴室外二麻子催促着我,我又盯着尸体看了一会,发现她没有活过来的迹象之后,终于松了口气,回了二麻子一句。

当下不再犹豫,三下五除二将“咸鱼”身上的仅存的衣物脱了个赶紧,用热水从头到脚清理了一边,擦干身子后包上布将其送了出去。

“堵窍!”

来到外面后我迫不及待的对着二麻子说道,刚才的事情让我现在还有些镇定不下来,二麻子好奇的看着我递过来棉球,要将尸体身上有孔的地方堵上,免得血水倒流。

之后便是穿衣。

给尸体穿衣也是有讲究的,要从下到上寓意着升上天堂免落地狱,将鞋袜穿好后才是裤子衣服。

“老三,我觉得有点怪。”二麻子一边搭手一边说道。

“怎么说?”

“我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一样。”二麻子说这话的时候在笑着,显然不怎么怕,他胆子可比我大得多。

“胡说八道什么。”我说着,心也有点虚。

二麻子不说话,反而对着“咸鱼”身上开始品头论足起来,差不多三个多小时后,我收起眉笔。

看着软柜中的“咸鱼”,本就极美的容貌,化妆之后更显得精致,嘴角好似微微翘起带着温和的笑。

二麻子对我比了个大拇指,“没得说,以后你婆娘要是知道你有这一手,怕是天天要你跟的化妆了。”

“鬼扯什么赶紧收拾,放到低温柜中。”我说着。

二麻子反而点起了一支烟,悠悠道:“你累了就先去睡克,我来整就行了。”

“喂,你干啥?难不成你想?”

如何追书? 下一章

【书架访问】点击加入书架进入顶部我的书架或者点击首页顶部书架,就可以永久访问。

【直接访问】将蓝鲸中文网域名m.lanjing5.com添加进浏览器收藏夹,直接打开m.lanjing5.com并搜索:殡仪馆诡异录

如果还有疑问,查看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