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此提示将在下次消失 加入书架

本章:2568字 更新:2017-11-27

小姨的洞房花烛夜,却成了我的受难夜,如果有可能,我多想从来都没有去偷看那一眼。  

我叫陈默,生活在东北的一座三线小城里,我一岁的时候就成了孤儿,因为我爸妈在一次下夜班的路上出了车祸,双双离世。

天杀的肇事司机却逃逸了,那个年代街头监控还没有普及,交警调查了大半年也没抓到人,案子最后不了了之。

爸妈刚出事那会,所有亲属都不愿意管我这个还要喝奶的毛孩子,是我的小姨赵倩硬是顶住了来自娘家的压力,把我抱了回去,可也因为我这个拖油瓶,她迟迟没能嫁人。

今年夏天,我已经满了十六周岁,小姨也刚好三十了,老天爷似乎额外垂青,小姨她虽然已经不再年轻,可依然腰肢纤细,面容姣好,稍微一打扮她就跟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一样活力四射。

可今天小姨就要结婚了,她这个决定下的非常匆忙,要嫁的人条件也不怎么样,他是街头拐角那家肉铺的老板,一个姓蒋的杀猪匠。

蒋大勇都四十五了,秃了一半的头顶,一张嘴满口的烟熏板牙,五大三粗的外形一看就很粗鲁。而且他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,姐姐叫蒋欣,妹妹叫蒋云,姐妹俩大我一岁,今年十七,跟我还是一个高中的,她们长的倒不像蒋大勇,而是随她们那位因难产去世的母亲,都是瓜子脸大眼睛,身段窈窕的美少女。

小姨为啥会匆忙嫁给蒋大勇,说到底还是因为我,因为打我从出生的那一天起,就从胎里带了一种罕见的再生障碍性贫血,每天都要服用一种药物来压制,一旦停药就有可能恶化病情而变成白血病。

随着物价飞涨,小姨打零工赚的那点微薄薪水,已经负担不起我的医药和求学费用,至于我的外公外婆,他们早就认定我是个扫把星,克死了我爸妈,所以当小姨把我抱回去的时候,我们两个就被狠心的姥爷扫地出门,这十几年小姨都是带着我在不停的搬家,因为租住的房子,就没有太稳定的,现在她是真的没办法了,才委屈自己下嫁给蒋大勇。

尽管十分不情愿,可我还是跟着小姨嫁到了蒋家,蒋大勇好面子,虽然他是个二婚,可也在院子里摆了十几桌酒席,等到帮厨的人收拾完残局撤走,已是夜阑人静的深夜。

闹婚礼的人前脚刚走,我就从临时给我收拾出来的杂物间睡醒,肚子一阵阵绞痛,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卫生的东西,我赶紧拽了卷手纸,就往屋子后边的茅厕跑。

一阵酣畅淋漓的排泄后,我低着头往自己的小房间走,在经过正房,也就是小姨和蒋大勇的新房时,我还故意放轻了脚步,免得打扰到里边的人休息。

可就在我走了一半,眼看着都要转过房角时,我却身子一颤,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。

小姨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和怒意,从只亮着橘红色床灯的房间里传来:“我们说好的,头半年你不能碰我,你怎么不讲信用?”

这声音明显被小姨刻意压制着,还带了点气喘吁吁的样子。

“我就不讲信用了,老子憋了这么久,花了这么多钱办婚礼才把你娶进门,你他妈还带着个拖油瓶,现在你却跟我装紧不让碰?”

蒋大勇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,却也因为亢奋的心情而有了一点颤抖。

我站在原地犹豫不绝,不知道自己是该快步走掉,还是再听听小姨会不会被他欺负。

就在这时,嗤啦一声裂响,似乎是某种布料被撕坏的声音,夹杂着小姨“呀”的一声惊呼,再次从房里传了出来。

我头皮一紧,一个箭步窜了回去,蹲在新房的后窗根,透过两扇没拉紧而留下一丝缝隙的窗帘就往屋里看去。

当时我想的是,如果蒋大勇敢对小姨动粗,甚至是动手打我小姨,我就踹开窗子冲进去,跟这老屠夫拼了。

可透过这小小缝隙所看到的一幕,却让我如遭雷击呆在了当场,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该如何反应。

那张为了结婚而特意打制的宽大婚床上,铺着厚厚的锦红缎子被,一身壮硕肥膘,胸毛一大撮的蒋大勇,脱的只剩下一条红色短裤,此时的他就如饥饿的恶狗一样,整个人都骑在小姨的身上,两只粗壮有力的手臂,一只手就控制住小姨的两只胳膊,剩下的那一只手就顺着小姨的裙摆,朝她的小腹下探去。

而刚刚那下裂帛声,撕碎的则是小姨的婚裙上衣,蒋大勇的力量非常大,撕的也很彻底,只是一下就把小姨的上衣和文胸统统扯烂,他就像一头贪婪狡猾的饿狼,两手齐动还不算,竟然趁着小姨夹紧双腿防范他下边那只手的机会,猛的一低头,宽大的嘴叉子整个趴在小姨白花花的胸脯上,随之而来的,是一阵燥急剧烈的允吸声响起。

我看的目呲欲裂,猛的站起身就要砸碎窗子冲进去。

可就在这时,小姨的一个反应又让我犹豫的蹲了回去。

“啊……别,别硬来,你下边太重弄疼我了!”

我脑子一阵阵的眩晕,小姨这声音怎么带着一种我说不清的味道,尤其是她拉长声音叫出的那声“啊”简直让我这个局外人都听的心颤肝抖。

蒋大勇听了小姨的话,嘴里唔唔两声算是答应,却没有舍得抬起头,只是放缓了下边那只手的动作,依然如获珍宝一般,用他满是硬胡茬的嘴巴,用力在小姨的胸前劫掠不休。

小姨的一张俏脸,不知是被橘红床灯映照的还是咋样,红欲滴血不说,就连她嘴里那种欲拒还迎,似痛苦又似快乐的低哼声也越发频繁起来。

我吓得赶紧低下头,闭上眼睛,甚至就连两只耳朵我都捂得严严实实,可当我背靠着窗根坐下,心脏的跳动速度却不降反升,我身体内激流奔涌的血液就像被点着了一般,每在血管里游走一圈,我的体温就升高一分。

16岁这年,我早已青春期发育,男女做这种事的场面我也曾无数次的好奇幻想过,可没想到的是,我第一次见到现场实况,却是我最不能去幻想的人。

我一边在心里痛骂自己的无耻,却阻止不了自身的本能反应,随着房中蒋大勇的喘息声越来越重,随着小姨那似压抑不住的闷哼声越来越急,我的某个位置也腾的一声揭竿而起,撑涨的我的短裤都变了形。

盯着昏暗灯光下,激烈纠缠于床上的两具赤,裸身体,我自己都不知道,什么时候就把我的大裤衩褪到了膝盖,右手握在上边,做着那种出于本能却又让我觉得无比舒爽的动作。

可好景不长,意外就在我刚动了几下后出现,距离我不远处的墙头上,一只夜晚出来捕食的野猫盯上了老鼠,它飞身从墙上跳下,却误撞在墙下暗处藏着的人。

我眼角余光只隐约瞥到一团黑影,嗖的一声从上头跳落,随即就是一个人的惊呼和野猫的喵喵怒叫。

随着受惊野猫噌噌两下窜上院墙逃走,洞房里本来愈加激烈的动静也都突兀的安静下来,两道喘息声被强行压制后,屋里静默了半秒钟后立刻亮起了灯。

蒋大勇怒不可遏的骂声随之传来:“艹尼玛的谁这么损偷老子窗根,妈的我整死你啊!”

我吓的把本来就弓着的身子再次一弯,下意识把裤子给提上了,刚想疾步而逃,就被一个惊魂未定还双手捂脸的女孩给撞倒。

倒地的一瞬间,借着洞房中传出的亮光,我看到,撞趴我的人竟然是蒋大勇的女儿蒋欣。

如何追书? 下一章

【书架访问】点击加入书架进入顶部我的书架或者点击首页顶部书架,就可以永久访问。

【直接访问】将蓝鲸中文网域名m.lanjing5.com添加进浏览器收藏夹,直接打开m.lanjing5.com并搜索:罪欲

如果还有疑问,查看帮助